• 收看節目 是「岌岌可危」還是「顛倒黑白」? 向香港終審法院辭任海外非常任法官的岑耀信,辭職不足一個星期,他在6月10日星期一於英國《金融時報》,以標題「香港法治岌岌可危」撰文交代原因。文章一開始明確表示,5月底法庭裁定初選 47人案中,14 名不認罪被告「串謀顛覆國家政權」罪成立,是否定了立法會反對預算案的憲制權力,他指這裁決法理上說不通。雖然仍有可能經由上訴去糾正,但裁決顯示香港司法呈現的病癥正在加劇。...

  • 收看節目 47人案判詞具爭議,兩終院法官先後請辭;多國關注六四35,港府嚴管措施被批;中資電商巨企進駐,倫交所揭新一頁? 兩邊走走|第97 集|2024.6.7 全集內容...

  • 收看節目 理大學生呂世瑜去年承認「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」,區域法院以5年6個月作為量刑起點。他原先因為認罪獲得三分一刑期扣減,被判監3年8個月,但控方指本案屬於「情節嚴重」,根據《國安法》,刑期必須為「5年以上」,最終法官改判監5年。呂世瑜未能獲得全數刑期扣減,他一直上訴至終審法院,上星期二被駁回。要解讀這份影響深遠的判詞,首先要理解「認罪扣減」此一普通法原則。上訴庭於2016年吳文南案,制定「認罪扣減」幅度的指引,如果被告在未定審期時認罪,最多可扣減三分一刑期。愈遲認罪,可以扣減的比例就愈少。翻查今次判詞,呂世瑜所涉及的控罪,即《國安法》第21條,若罪行情節嚴重,要判處「5年以上、10年以下有期徒刑」,情節較輕就判處5年以下。上訴一方指「5 年以上刑期」只是量刑起點,終院反駁指,條文的用字:「處」,以及英文的 shall be sentenced,明顯為「強制性措辭」,訂明刑期下限。又指上訴方的說法「是賦予文字不能包含的意思」,根據判詞的量刑指引,法官判刑時,要先考慮被告在案中的角色及罪行的嚴重性,以決定量刑框架。下一步,再於框架以內決定量刑起點,並考慮加刑或者減刑的因素,即使運用「認罪扣減」原則,都不可扣減至低於刑期下限。《綠豆》請來港大法律學院前公法講座教授陳文敏,為我們講解今次判詞的意義和影響。到留言區或...

  • 在 2023 年 6 月 5 日早上步行到終審法院,已見不少記者朋友。我傻傻地以為可以進入法院,原來此日只是領取書面判辭,記者跟著進去,其他人則留守在法院外。...

最新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