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這陣子,香港因為家居垃圾徵費和禁用一次性塑膠產品的推行,鬧得全城沸騰。對於不少已離港的朋友,純粹從政策目標去看的話,一開始對這現象可能會感到有點奇怪。畢竟,類似的政策在許多港人熱門移民地點已是行之多年,香港相對來說已推行得比較遲。排除網上的紛擾, 我同意香港現在倒真的沒有多大條件推行家居垃圾徵費,不過政策原因倒是其次;這次爭議所呈現的,不純粹是環保問題,而是當下香港社會的特殊狀態。台北實行垃圾費隨袋徵收制度已有多年,相關的研究十分之多。制度推行後垃圾量大減和大幅提高了回收量,從效果來說不用質疑。我自問也因為考慮到垃圾要收費,買大件的家用品之前總會多想一下:萬一我發現這東西不合用,我知道可以如何棄掉嗎?如是者,真的減少了一些不必要的消費,進而帶來源頭減廢。港台之別得說明一下,台北的倒垃圾習慣和香港的本身有一定分別。香港到處都是有管理的大型屋邨或屋苑,台北則要少很多,不少人都住在四到五層的無電梯公寓。除非住戶們集資找人來倒垃圾,否則必須定時到街上把垃圾交給路過的垃圾車,而垃圾車沿途播放的音樂(通常是貝多芬的《給愛麗絲》或巴達婕芙絲卡的《少女的祈禱》)也成為城市景觀的一部分。因為要和環衛人員面對面交收垃圾,所以不可能不用專用垃圾袋。至於多層大廈,最少在我遇過的情況,都是在地面層設立集中的垃圾和回收收集區,所以不用專用垃圾袋的住戶亦很容易被發現,情況和香港的多層大廈會每層設置垃圾房的做法不同。也在台灣見過有人把家居垃圾拿去街上的垃圾桶棄置,但情況不普遍。到底香港實行垃圾徵費後會不會出現大量違規,台北的成功案例能否參考,我也不敢肯定。不過只要有新的需求就會有新的回應,這點倒是十分清楚的。有些人嫌定時去追垃圾車太麻煩,於是就衍生出專門上門收垃圾的服務,問題變成商機;有些台北家庭也會多設一個小冰箱專門用來雪藏廚餘以免發臭;家電廠商則開發出家用廚餘機,可以自動烘乾、除臭和磨粉,剩下的粉末還可以拿來種花。總之,有困難就自然會有人發明解決方法,垃圾徵費帶來的不便在台北已發展出各種解決方法。最後一哩路的推動當然,台北是台北,香港是香港,水土並不一樣。我和學生上公共事務課,常常提到如果政府一天到晚用武力恐嚇民眾去服從的話,是相當沒有效率的;更有效的做法,是讓民眾自願相信這是他們應份做的事。現代社會,通常就是指在政策制訂和實施的過程中得到民眾充分參與,讓民眾覺得不只是在被動接受,而是在建立屬於自己的方案,這樣便會主動配合甚至反過來幫忙宣傳。在香港垃圾徵費這件事上,我懷疑正正就在這點出了問題。有時我會想,如果本來那四百幾位民選區議員還在的話,垃圾徵費也許不至於會變成民怨。最起碼,他們會在推行之前便會找出各種在地問題,從哪兒不夠廚餘機到哪種廢物的回收分類不清,都會預先被指出。當推行出現問題,他們也會在第一線協助市民適應,減低市民的無力感。試想想,過去各種涉及「最後一哩路」的政府措施,從派錢要填表到派發防疫物資,都靠民選區議員身體力行幫政府解決。現在這班人都不在了,自然就出事了。以前這班民選區議員會盡心盡力解決最前線的施政問題,理由很簡單:為選舉連任嘛。區議員要爭取連任,後面又涉及立法會選舉要有樁腳。現在整套邏輯被推翻了,你叫關愛隊來取代?只要想一想,他們的辦事誘因和評考機制根本不一樣,做出來的效果肯定也不會一樣。對這片土地的愛最後,在這場爭議當中,有不少評論從反對制度變成反對環保,我相信不是真正的本意。回想2012年,颱風期間有貨輪所載的膠粒被強風吹入大海,及後大批市民自發到香港的各個海灘徒手「執膠」。難道是香港人在這些年來變得不再愛護環境?還是現今的社會環境讓香港人不想再這樣表達愛護?記得杜汶澤剛移民台灣的時候,曾經對台北的垃圾收集有這樣的觀察:一開始覺得分類很麻煩,後來才發現原來垃圾分類正正是表達對台灣這片土地的愛。香港垃圾徵費爭議的背後,大概也是同一件事。(圖 : 大嘥鬼fb )▌[移民的自我研究]作者簡介梁啟智,時事評論員,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地理學博士,現職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所。 ...

  • 環保刀叉容易斷,要先練好內功,才可以吃得到一餐安樂飯,要訣如下。 刀叉要能重複使用無限次數,才符合環保精神,所以千萬不可弄斷或弄污。 左手的尾指、無名指和中指,緊握著整隻叉子,用大拇指和食指拼命按著牛扒。 右手也用三隻手指握著環保刀,食指和大拇指則緊捏著一條「鎖匙」,用「起角」的部位狂鋸,牛扒終會鋸得開。 以上的心法練到爐火純青,那時內功深厚,鋸扒易過切豆腐。 參照獨孤求敗的內功心法去練,練到鈍劍無鋒,大巧不工;那時「擲葉飛花」皆成「斷石分金」的利器,你就可以用環保刀叉開餐了。 ...

  • 收看節目 涉港中央官員近來很忙。 特區政府23條立法後首個全民「國家安全教育日」,同時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「總體國家安全觀」10周年,全個特區政府上下隆重其事,舉辦不同活動去慶祝。 在開幕典禮上,作為中央駐港官方最高代表,身兼香港維護國安事務顧問的中聯辦主任鄭雁雄,致辭時表示:「絕不能還在搞什麼鄰里之爭、家族內耗,唯一的生路就是同仇敵愾,並肩戰鬥。」,這一番話有何含意?跟近來城中發生嘅事有何關係?請收看EP90《兩邊走走》的編輯推介。 ...

  • 官員取締廉價又堅韌的膠袋,改用昂貴易爛的指定袋;環保智慧是舉世無雙的昂膠官。 膠官:指定袋雖然容易穿,你們可以先用「廉而堅」的膠袋盛載垃圾,再套多一個指定袋就不會裂漏了。 學者:膠袋「打孖」用,堆填區會有更多膠質殘餘,那豈不是多膠餘? 飲食界:用多一倍膠袋,嘥錢、嘥膠,最後還要丟棄,即是環保嘥膠棄啦! 膠袋商:咁嘥法,我們沒法造垃圾袋了,因為冇膠用呀! 濶太:計我話,最好用LV做指定袋,肯定冇人揼垃圾。環保方法多,何必靠昂膠?...

  • ▌[狀態清寧]畫家簡介隱姓埋名。人在野地流放,心為香港流淚。祈求一日香港團圓。

  • 收看節目 港昔日航運重鎮地位或成過去;北上成風市道差港府欠對策;泰晤士水務負債勁臨危 今集內容: 01:58 杜拜阿里王子最新動向...

  • 收看節目 港府垃圾徵費慨念早於2005年提出,近二十年過去,仍未推行。 坊間對指定垃圾袋的運作,眾說紛紜;對指定垃圾袋的質量,信心欠奉,環保署官員去到新一屆區議會解話,似乎越解越複雜。垃圾徵費關係到血汗錢,不少人特別緊張,連一向親建制的Facebook群組,都寫滿不滿聲音,指政策擾民、資訊混亂。 官員連日來的言論,引來市民很大反應,後來傳出,李家超拍板決定押後實施垃圾徵費。有報道引述消息指,政府顧慮可能會影響「其他重要政策」,包括《基本法》23條立法。想知道今次垃圾徵費如何再「甩轆」,請收看EP81《兩邊走走》的編輯推介。 #肥媽 #垃圾徵費...

  • 收看節目 兩邊走走|第81 集|2024.01.26 港府新猷反駁隊助廿三條立法;官員再跪低垃圾徵費再押後;英文化大臣指BBC不中立證據欠奉 今集內容: 01:26...

最新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