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執筆之際,5月2 日的英格蘭及威爾斯警察和犯罪事務專員選舉(Police and Crime Commissioner elections,PCC)、英格蘭地方政府選舉(local government...

  • 話說,我在《破土》欄目提到自己在英做回本行,有很多舊思維要改,新東西要學。家人開始學習做駕車師傅,他對何謂專業、是否讀完大學又花錢進修攞一大堆證書才叫專業,有另一番見解。問准了,可引用他的一些觀察,一同探討英倫行業、專業的文化。家人報讀駕車師傅課程,都需要經過幾關考試。好不容易終於過了第一關的筆試,接著參加者就要自行透過網上短片和講座,加深自己對英國駕車規則和法例的認識,然後跟師傅練習。他說,其實觀看網上短片都頗沉悶,例如,單是有關提及駕車左轉的,都有十幾廿段短片,家人直言:睇到差點口吐白沫。最重要是……師傅中的師傅在片中問:在路口應怎樣左轉?家人說,就是這個題目,一按鍵就有十多段短段分析。小心看清路況,就左轉,不是這樣嗎?這麼簡單的事為何要複雜化?快而清不就可以嗎?家人再說,最突破他固有思維的,是每段短片試圖將打燈左轉可能會發生突如其來的情況逐項解說:若前面有車,左轉前跟前車的距離一定要小心;你的左邊可能會閃出單車,所以左轉要留意的更多。當然,作為駕車師傅,熟悉法例要求,和教曉學神認清怎樣考試過關取得駕照,是最大的任務。不過,外子說,似乎這兒的訓練不厭其煩地要準駕車師傅不斷問自己為甚麼 —— 為甚麼做這樣不做那樣,直至你發開口夢也說得出為止。但歸根究柢,在培訓之中,師傅的師傅不斷強調,幫學車人士時刻記住,軚盤在手,就一定要為其他道路使用者設想 ——是否打燈、何時做這個動作,最重要是其他人會否留意到你車的動作,讓大家都安全。他說,自己一直都是「應試第一」的信徒,也明白很多學神為盡快過關省錢,時常期望以最少的學習鐘數一take過拿到車牌。想不到,他在悶到發慌的培訓片段中,反思到一個專業的駕車師傅,應該抱一個怎樣的心態教人。跟香港差不多,這一行的進入資格定得很高,最後一級的考試,合格率不過半。明顯這是為了限制入行人數,有這資格的師傅應該更珍惜自己的聲譽和專業。同時,我們在友儕間都聽過一些職業操守頗有問題的駕車師傅,行內若純為賺錢拖鐘,很快就會現形。如何令人feel great另外,有人說這邊藍領賺錢比白領好,又說手板眼見功夫,不用「識字」,錢好像更易賺。我同意上半句的分析,但藍領是手板眼見功夫?我卻不盡同意。以長期缺人、非常易入行的社福照顧員(care worker)為例。我工作的特殊寄宿學校,有一位同事祖籍尼日利亞。她是一個很有耐性、對特殊需要宿生常笑口常開的care worker。工作了兩年,她說,很喜歡做這工作,但覺得人工真的少,跟主管商量後,上司提議,機構可贊助她進修一個證書課程,有了這個資歷,她就可以在資歷架構(Qualification...

  • 在這學校服務已近一年半。一閒下來細想,我這個姑娘對自己從事的專業也有些新發現。 首先,原來這年半上了很多課程,學懂或學習去unlearn的事情也有很多。我原以為獲確認本地的執業認可,就可以歲月靜好地在小鎮學校評估和訓練學生,好好地唞唞休息,因為每次學新東西都很花心力。殊不知,資格確認之後,先是向見多識廣又有愛心的資深督導請教,然後我所在地區的特殊學校/中心的言語治療師又有學習群組,每季都會聚一聚,輪流分享最新學到的東西。 我是一個認真學習的人:即是上完聽完,若覺得對自己的學生和家長有幫助,就會很想學懂如何實踐,或更簡明地回校培訓老師和家長。因為如傳福音一樣,有好的方法或想法,希望別人buy in,那末自己總要付諸行動,讓別人都感受到有多好,才是「學有所成」吧?! Armchair Travel...

  • 移民後,生活的步伐放慢。有時不是我這個「急驚風」自願自覺慢下來,而是這兒工作也好、生活大小事都沒有香港的速度。別人take things one at a...

  • 移民,是實質的空間、工作、做法的轉變。為人父母的,更關心子女如何適應?變好抑或變壞?甚麼是好、甚麼是壞?一連串問題,像是沒有終結。因為渡過兒童期,青春期的子女心思的急變,可能連他們自己都被本相嚇一跳,難以預測,自己都不懂控制,更遑論向你說明白。尤其是,當我們做父母的,在翻天覆地的變化前也覺自身難保。所以,對我來說,閒時反思一下可怎樣可以跟子女溝通得更好,尋找共同的話題,不單是為子女好,其實是「自肥」…… 不想思想變化石,我也需要年青的腦袋衝激一下我。有些片段,其實是子女改變了我。旅行相最近大孩子跟同學前往冰島遊學,他愛地理愛地質,我們囑咐他旅程途中發些照片給我和祖父母,讓我們長輩都知道他平安,旅途的遊歷。他旅程的第一天,的確傳來一些照片,但看著看著真令我氣結:一張是少年拍友人用電話拍照,背景「鬆郁矇」。另一張我原以為是天空的繁星,怎知經孩子爸指正,才知是機艙玻璃窗的微塵!我短訊問他,有沒有一張自拍照?大孩子反問:「為何要自拍?!」算了,不勉強。平安就好。不過轉頭他又發來在酒店自拍的大頭照。唉!像極證件相;究竟Selfie加景點做背景——有幾難?!原來我平時「懶cool」,但當大孩子一起飛,我卻相思病發。原來,我也有很多認為理所當然的事,但漸漸長大的孩子卻不覺得事情必須這樣發生。孩子回到家了,母子傾吓講吓。我問他,很不喜歡Selfie嗎?他笑笑說真的很怕,雖然很多同學都很熱衷,但他較愛拍不同的景色。他分享所拍的照片給我看:都是天空佔構圖很大部分的照片,有冰川、間歇泉(geyser)、還有火山湖。其中他拍下間歇泉由平靜到爆發的兩分多鐘片段。沒耐性的我看了30秒,就很想去沖茶。少年人很緊張的叫我等等啦!看看水泉怎樣變化…… 終於到了1分55秒,爆啦!少年又來個奸笑,說有些同學的位置迎著風,間歇泉一爆發,他們便濕透身。他說自己就當然聰明,找個不當風的位置云云。地理愛好者,去冰島,這些不就是最希望記得的畫面嗎?只有老媽才關心selfie……他又找出機艙微塵特寫。我差點想說出口,指他沒心肝,是是旦旦拍張玻璃窗照向阿媽交差。豈料他說:「媽,我覺得這個角度看天空,好像你畫過的和諧粉彩畫,所以我拍低咗,超鍾意。」噢,原來你是這樣想的。我很久沒有畫粉彩畫了,你還記得。幸好,我這次快快的聽,慢慢的講。破錢包想起兒時的一件事。記得我初小時,見媽媽的錢包好舊好舊,縫線都破破爛爛,好像快要把裡頭的零錢吐出來。臨近媽媽生日,於是我就把儲起來的零錢數數,去街市小舖買了一個顏色差不多的錢包,是有鈕扣而不是用拉鏈的。心中滿踏實地把禮物送給媽媽,祝她生日快樂。送禮後,一天、兩天、一星期、一個月,我仍見媽帶著破舊的錢包,我送那新的,卻是消失得無影無蹤。有一天,也忘了是甚麼事令我大發脾氣,媽媽也生氣了,就一口氣數我這裡哪兒的不是,我也不甘示弱,抱怨她把我的心意都丟了,根本不重視我和我送的東西……後來,媽媽解釋,說婆婆自幼提醒,荷包不能隨便換,因為一下了換掉,原本賺開的錢會飛走,一定會無端破財!一個八歲的女孩,也不怎相信外婆傳承下來有關這樣換錢包的咒詛,連駁嘴也省卻。但,我自此卻變得很怕要為人選禮物。平時自信滿滿,做很多事都非常自我,但一到為身邊的人選禮物,卻隱隱地很不踏實、很虛怯 ——因為怕選到的禮物不能祝福別人,反而令人家倒運?還是怕被心愛的人嫌棄?不喜愛我選的東西,不就等於不喜愛我嗎?不知道。總之,很難。這曾是我心中的一道坎。Why not?但總記著,新的生命,新的軌跡。做人父母的我們可以截斷無意識無意義的詛咒。就從最小的事開始。孩子分享的東西,即使是嫰手塗鴉的小紙袋,或帶有意義的snapshots,我也要學習具體、實在地讚賞、感謝。到有一天家裏囤積物件囤得太不像話了,我就跟孩子一同討論如何把留不住的東西記錄,然後再捨棄。即使世界如何崩壞,媽媽總是會囉唆。即使我們常被「理所當然」淹沒,年青的你總是有新的角度、問我「Why not?」。多謝你。(圖片 :天空少年)▌[英倫筆端]作者簡介莫宜端...

  • 二月眨眼就過,前一陣子,在特殊學校工作的同事圍爐共聚,大家都因1月底華威郡Warwickshire市議會會議上,幾名保守黨市議員的驚人發言而熱血沸騰。大家你一言我一語,令我這個新移民對英國SEND (Special Education Needs & Disabilities特殊教育需要) 支援的生態長了知識。市議員的無知令SEND學童家長大動肝火的,是華威郡市議會1月25日一個委員會的錄影片段。片段經SEND家長互助組織SEND...

  • 十五歲的自閉學生H,同時患有嚴重學習障礙,近期逢星期五真是他的Bad Friday。 一直住宿舍的他,因父母近期希望他能在周末回家,於是逢星期五會提早下課,有車接他回家,而非回到學校宿舍。對於這個打斷了周末日常的安排,H有難以疏理、莫名的焦慮,於是逢周五跟他做治療,他都會很抗拒、很難接受新的玩意和訓練。他從小到大做的言語治療訓練次數,可能比起我這個半途出家的姑娘更多,所以他很會掩飾,不斷告訴自己和別人「I'm OK、I'm fine」。不過,身體其實很誠實,只要他知道這天要訓練時,就會不由自主的掹指甲、咬指甲、眉頭緊皺。 H另一種焦慮的表達,就是極度難接受別人意見和幫忙,會視任何的糾正或出手為干預,有時會因而大發脾氣。...

  • 孩子上了中學,聽她細說同儕間的趣事、入錯課室上錯堂的烏龍事,也夠嚇人。作為一個已經不算太港媽的港媽,聽著她的分享,對照印象中的香港中一生涯,只發覺學習環境不同,對一個人的塑造的確有很深很深的影響。 女兒的歷史科老師發信邀請部分初中同學,參加一個新成立的「歷史秘聞會社」(History Mystery Club),參加者要連續每個星期一下課後參加活動和討論。女波牛最初收到邀請,不斷想前想後,說自己星期二、三、四課後都要運動,雙腳很累,星期一還要聽歷史、用腦會好崩潰……我立刻歷史鬼話連篇幫老師賣膏藥,告訴她既然老師花心思改了一個得意名字,不如參加看看吧。或者就像我們一家都喜愛的電視節目Horrible Histories一樣,好搞笑呢?! 哪個女王較血腥...

  • 想不到,新年伊始,一齣英國ITV電視劇 —— 《Mr Bates VS Post Office》成為這周學校茶水間同事熱談的話題。...

  • 帝國戰爭博物館(Imperial War Museum)是我極希望參觀的一個地方。在倫敦Lambeth的博物館現址,前身是一所醫院。1936年起用以收藏和展示戰爭物事,或許,意義上也儼如一個治療之所 —— 回顧一戰以來戰爭的旅程,細味瓦礫血肉之下人的恐懼、變通和淚水。 帝國戰爭博物館...

最新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