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 加 1

24/01/2024,

一家人齊齊整整出發,夫婦二人帶著剛上中學的兒子及還在小學階段的女兒,一起來到英國,並選擇了一個小市鎮展開新生活。Shirley的姐姐Joyce,一個人在香港,沒有其他的親人,所以也決定過來英國定居。 順理成章,Joyce 也選擇跟Shirley住在同一個小市鎮。

Shirley沒有特意跟丈夫Jack商量,因為在香港,姐姐也是住在附近,現在移民也自然覺得兩姊妹住在附近有照應。而 Joyce打算到埗後才慢慢找地方住,Shirley便邀請她到家暫住。

這是我最親的姐姐

Jack不知道一切已經安排妥當,一直沒有機會參與討論。就這樣,Joyce在Shirley及Jack的家住了三個多月。夫婦二人關係也起了變化,而兩姊妹的感情則更加親密。

在治療室見到Shirley及Jack,Shirley抱怨:「我沒辦法忍受他在家中黑著臉,跟他說話也不大理會,問他是不是在生氣,他又不出聲,我不想這樣下去。」 Jack則一直保持沉默。

Shirley繼續說:「自從我家姐到埗,他便開始態度變差。這是我最親的姐姐,她一個人暫時跟我們一起住,有甚麼問題?」 Jack仍然不發一言。Shirley再說:「姐姐到來,孩子也開心,我們也有姐姐幫忙,不是好事嗎?」

Jack沒有說話只在聽,但感到他的憤怒充滿整個治療室。

我向Shirley 了解姐姐怎樣成為他們的導火線。 Shirley說:「其實我開始時並不知道,是我姐提醒我的。每次我跟姐姐在一起,他便好像很生氣。 姐姐跟我們一起外出,Jack會故意說些理由不參與;一起吃飯,他一個人坐在 一旁。 姐姐也感覺到不妥當,也是姐姐建議我要好好處理我們的問題。」

我說來有甚麼用?

此時,Jack忽然說了一句:「甚麼也是聽你姐的,我說來有甚麼用?」

移民是考驗關係一個重要的關卡,需要時間調節四人的關係、重整各人在家庭中的崗位與角色。但當一家四口還在適應新生活的時候,很快又同步協助姐姐的移民,這新成員為這四人家庭帶來更多的轉變。

Jack感覺不是味兒,但由於他們在香港也沒有一套有效的方法處理他們之間的矛盾,到了新環境,更加沒有機會表達大家的想法及感受,結果Joyce來到的時候,Jack只有以憤怒表達跟Shirley之間的矛盾。

Jack 終於開口:「在香港,你很多事也不跟我商量,我也算了。以為來到這裡可以重新開始,結果又是一樣。」

藉新環境重啟關係

Shirley一直以為Jack 沒有意見,也習慣了一切跟自己的想法行事。Jack 說:「如果你願意先跟我商量,我會樂意接受Joyce 暫住我們家。但你一意孤行,沒有考慮我及孩子的感受。」聽到Jack 這樣說,Shirley 不懂怎樣回應,她一直以為丈夫的沉默就是不關心這個家,但聽他這樣說,二人的對話便開始。

夫婦二人重新對話,在面談室內不斷反覆練習如何談論及處理問題,分享自己對家庭的期望、想法等等,說話內容也開始有新改變,不再互相指責,而是看到大家的需要,支持對方並協力一起處理。

他們未必能解決所有問題,但卻有能力一起面對困難。Shirley 說:「這是我一直渴望的關係,來到英國才有這空間及時間去改變。」在新環境衝擊下,關係可以變得惡劣,但也是一個機會,讓關係重新啟動。

(圖: 123RF)

▌ [身心不適]作者簡介

英國註冊家庭治療師,喜歡探索關係中的糾結,破解情緒跟家庭關係之謎,透過臨床工作,展現各種家庭面貌,如何在挑戰中尋找幸福人生。

最新內容

  • 「四點鐘謝Sir」謝振中,任新聞統籌專員呼聲高|政府「文官」位,再由保安系統出身的人擔任

  • 國家級任務

  • EP94|英反恐行動拘港經貿辦官員,涉違英國安法將再提堂|港經濟貿易辦事處總開支增,被指偏離職能華府檢討